栏目导航
热点军事
联系我们
服务热线
丰富的工程案例,
众多的合作客户,
精良的仪器设备,
细致的周到服务,
欢迎朋友们光临惠顾!
地址:
当前位置:主页 > 热点军事 >
乾隆秘史-电视剧-全集高清正版视频在线观看-爱奇艺
作者:威尼斯人官网 发布日期:2018-10-15
赵頫与女儿在风藻宫相见,战战兢兢地打探弘皙办内务府一事,身旁的来福奉传达乾隆旨意竟是“多一个内务府也好,都是给朕办事的”,这更让赵頫不解。赵頫本想继续向来福打探,被秋影巧妙阻拦。 第7集 此时在赵家,老祖宗察觉出家里发生了大事。赵家在荣喜堂召开族长会议,赵连当堂提出休妻一事,并指责赵天佑之子蓉哥与凤姐有染,赵天佑欲盖弥彰。大家要把凤姐叫来当庭对峙。凤姐在老祖宗面前强颜欢笑,却无法瞒哄住老祖宗。凤姐被叫到荣喜堂,赵连提出休妻。其目的还有一个,就是与凤姐赶紧脱离关系,将罪产之罪全部推给凤姐。凤姐本是个泼辣风流货,当场发飙,撕毁了休书,让赵连颜面扫地,大闹荣喜堂。这时,预感事情不妙的老祖宗推门而入。赵母让这斜刺里翻起的“休妻风波”略有平息。为了挽救整个大家族,她首先拿出了自己的一半私房钱来抵偿罪产,随后她竟昏倒在地。老祖宗病倒,急坏了赵家上下,她让绮玉来给自己算算寿数,宝芹、颦颦主动请缨去往云翠庵,却吃了个闭门羹。颦颦独自再去拜见绮玉,依然庵门紧闭,却不想同样不死心的宝芹也再度来到云翠庵,却被绮玉请了进去。颦颦本是多虑之人,这下就更多心了。宝芹对绮玉谈及琛贝勒,绮玉表示与琛贝勒已经结束了。宝芹与绮玉去赵母处,却与永琛夫妇撞了个正着,旋即陷入尴尬境地。 第8集 永琛告诉宝芹,皇上追缴罪产的决定非同寻常,千万不能掉以轻心,可宝芹对此事不甚关心,倒是惦记永琛与绮玉的儿女私情。永琛好生羡慕宝芹与姐妹相处的本事,而宝芹则真心觉得天下最高兴的事就是哄得众姐妹开心,永琛自叹不如。宝芹领着永琛去拜望绮玉,吃了闭门羹,恰巧颦颦与枕霞也来看绮玉,两个男人赶紧躲避起来。两个女人自然也是被挡在门外,枕霞感慨为了永琛,自己甘心做小,而让绮玉做大,而颦颦觉得婚姻中如果有了别人就不干净了,二人对爱人的深爱之情让偷听此番言论的宝芹和永琛感动不已。大理寺堂官赵时飞奉圣谕前来頫公府,与赵頫商议如何办理查缴李家罪产之案。皇上得知李家罪产曾入頫公府,又在頫公府之人手中失落,谕命赵时飞继续追缴这笔罪产,却并未指明要赵时飞到頫公府办案。而且,赵时飞曾做过颦颦的私塾教师,又因受赵頫的提携而进入官场,有了今日的地位。按照清朝官场惯例,赵頫当是他的恩师。赵时飞却以“不办而办,不查而查”为托词要住进荣观园南侧的南花厅,赵頫让赵时飞秉公办案。 第9集 赵颀的大老婆让凤姐劝说珍珠,凤姐自知此事麻烦,随将这等烦心事交给莳儿。萧玉馆内,珍珠告诉颦颦,老祖宗之所以会留出钱用于宝芹婚事,那是担心颦颦没有嫁妆,这更让颦颦想起老祖宗的好,唏嘘不止。说话间,莳儿进门,将大老爷要纳珍珠为妾的事告之,珍珠悲愤交加。赵颀听说珍珠激烈反抗,很是恼火,为了“修理”珍珠,派人将她抓走关起来。赵頫虽气愤老太太尸骨未寒,赵颀如此荒唐,可怎奈王夫人却是赞同这门婚事,只能作罢。颦颦、宝芹同情珍珠的遭遇,宝芹决定去郑家庄镖局找人劫走珍珠。雷雨交加,珍珠跳窗而逃,跑到赵母停灵的铁槛寺,在老祖宗的灵柩前上吊。幸好颦颦、宝芹、永琛及时赶到,永琛挥剑斩断白绫,珍珠获救。永琛想出一个“假死”的计谋,珍珠也愿陪侍赵頫夫妇和宝芹扶柩南下,看守赵家祖陵和祭田。于是用“掉包计”安排了一场“假死”,让赵颀亲眼“看到”珍珠“死”了。宝芹即将陪侍父亲,扶赵母灵柩南下,来与颦颦告别。宝芹纠结薛姨妈对自己的冷淡,颦颦则笑讽其实是芜君在生他的气,宝芹更慌了神,颦颦嗔怒,慨叹宝芹胡思乱想。 第10集 宝芹奉阿玛之命前往郑家庄找寻可靠的镖局,到了理亲王府,琛贝勒不在,却路遇曾有过一面之缘的镖局掌门胡一刀,二人相谈甚欢便将此事定了下来。赵頫一家扶柩南下之日,府中上下皆来相送,唯独少了颦颦的身影。原来宝芹远行,颦颦不愿与众人一起送行,便独自到后山登高目送,谁知竟在这里碰到了绮玉。二人不期而遇,各有心事。赵母去世,赵頫南下,赵连眼见凤姐没了靠山便开始实施自己蓄谋已久的休妻计划。赵连从姘头那里听说了蓉哥曾在郑家庄出现,并在姘头的牵线下找到董二爷帮忙寻找赵蓉。蓉哥被抓到,最终在赵连和董二爷的严刑逼供下招认了与凤姐通奸一事,并被迫签字画押。这次,手中握有铁证的赵连是铁了心的要把凤姐休掉。他先将此事告于双亲,而那邢夫人听罢自是欢喜,她对这个王家来的儿媳妇可是颇有微词。随后赵连又找来了族长赵天佑主持会议,一干人等到齐之后赵连拿出了早已备好的休书和蓉哥供词。凤姐早知此事躲不过去便提出了自己的条件,一是女儿巧姐要归自己抚养,二是要赵连说出蓉哥的藏身之处。那赵连急于休妻敛财还赌债,也迫于凤姐以生命相威胁。 第11集 赵连刚把凤姐休掉,就赶着跑到钱庄,与刘胖子狼狈为奸把凤姐存在钱庄里的银两取了出来。待到莳儿将此事说与凤姐,凤姐自是火冒三丈,可如今自己卧病在床,无奈只得听从莳儿建议与赵连秋后算账。少了凤姐管事,頫公府里顿时乱作一团。一时间,莳儿这个新上任的二奶奶也不知如何是好。恰巧这时薛家母女来到府中探望凤姐,听此情形,薛王氏当即就替芜君应下凤姐的请求,让她暂住赵府来管事。原来薛母心中早有盘算,她对芜君、宝芹的婚事从来就没死过心。芜君虽不情愿,但见赵家有难只得应下此事。此时頫公府里谣言盛传,再加上管家出逃,弄得人心惶惶。芜君即刻上任,止谣言、安人心,一切安排得妥妥当当,她这番理家之才自是让人佩服。于是,府中便传出芜君要当“芹二奶奶”的说法,更有甚者还说赵王氏和薛王氏早为两家儿女订下亲事,如今老太太一去,哪还有人来管宝芹、颦颦的事。谁料雪雁和彩明闲聊之话竟被颦颦听入耳中,颦儿自此有意茶饭不进、糟蹋身子,半月之后更是连粥都不能吃了。眼见颦颦这般苦痛,鹦哥情急之下找到芜君。 第12集 芜君让彩明再去找雪雁“闲聊”,说老太太的神灵找到了太太,不让她违背自己的意思,宝芹的婚事亲上加亲这主意是谁都改不了的。颦颦听罢终于放下心来,心病既除,身子亦好了起来。凤姐则趁此机会探听芜君口风,将赵王氏的心意告知她,预撮合她和宝芹,想让她当管家的芹二奶奶。然而此时,宫中的贤德妃秋影却遇上了险情。原来她在照看小皇子永琏玩耍时,风筝线断,落到假山上。永琏执意一个人爬上去够风筝,不料身子一歪掉了下来,千钧一发之际,宫监管事来福挺身而出救了小皇子一命。乾隆虽未怪罪秋影,可他认定这是弘皙的阴谋,于是急命海望告知眉萱,速速查出宫中内鬼。乾隆的猜测果然没错,弘皙此刻的确开始行动了。就在赵頫一家南下安顿好一切回京之际,宝芹竟发现永琛也在此地。暗中跟踪发现永琛竟在验收洋鬼子的“红夷火炮”,而他还没来得及反应就被永琛请出来,还热情地让那洋鬼子给宝芹讲解并演示火炮。发现阿玛赵頫满面愁容地在等自己。听罢阿玛一番解释,宝芹这才知道私购军火、结交洋人有违圣祖圣谕,可为何永琛却说这是皇上特许。 第13集 回府路上凤姐正与芜君谈论自己的疑虑,竟听到外面有人高呼救命。凤姐听出这是蓉哥的声音,便执意出来相救,却发现蓉哥被一群蒙面人追杀致死。与此同时,枕霞本就心里对凤姐临走前那番叮嘱半信半疑,竟真的在理亲王府内发现了蓉哥的藏身之地,怎奈弘皙突然出现,命她速回房内不准外出,还派了家仆严密监控。原来弘皙竭力阻止枕霞寻找蓉哥、甚至不惜在凤姐面前制造蓉哥被杀假象是怕自己的计划暴露出来,蓉哥拿了李家罪产投靠自己,就是对自己夺权的政治投资,这样天大的事情哪能被三个女子乱了阵脚。而頫公府内,追查罪产的赵时飞也想出一个敲山震虎的法子。他请旨查封宁公府,想着只有闹出大动静才能逼出蓉哥就范。可就在这个节骨眼上,荣公府的珠大奶奶史蕊却找上门来,她请求赵时飞奏禀皇上为她多年守寡的气节钦赐贞节牌坊。赵时飞顿时对珠大奶奶这番“未雨绸缪”之举心生佩服。 第14集 弘皙对永琛再三强调皇位之争的利害关系,还要永琛警告枕霞,若是对外人透露风声坏了大事,家人情面自是难留。永琛听罢连忙点头应允,而后便回枕霞处好生相劝。正当此时,侧福晋眉萱求见说有要事商议,永琛只好离了枕霞到侧房说话。原来乾隆对前几日永琏遇险一事心有余悸,急令永琛、眉萱和王善本三人速查宫中内鬼以除后患。永琛得悉圣上为此震怒,在与眉萱、王善本商议之后决定铤而走险。可二人前后脚去善本书房一事,却被大管家撞见,向理亲王回报,弘皙对其身份生疑,命大管家严加盘查。宝芹被赵頫派到理亲王府打探实情,芜君也在这个时候赶到郑家庄。酒席之上,枕霞盘问红衣大炮的事,永琛竟坦言承认,但对蓉哥藏身王府一事却虚与委蛇,这不禁让她好生疑惑。而那性子直爽的宝芹听到永琛这番回答倒也没有怀疑。 第15集 弘晳当面质问永琛,为何与眉萱同时都去善本书房拿书,永琛敷衍一番,弘皙虽表面打消疑虑,内心却对永琛的身份产生了怀疑。永琛趁势向“阿玛”弘皙索要与宫中内鬼联络的任务,弘皙竟以危险为由拒绝永琛的请命,不过,谈话之间永琛得知了“传令人”的存在,并推测此人该是王府大管家。永琛、眉萱和王善本三人决定派人跟踪大管家一探究竟。宝芹在王府喝醉了酒,竟在轿中依偎芜君睡着了,芜君只得亲自将他送回住处。这一切都被心念宝芹的颦颦看在眼里,心中又起波澜。赵頫虽然听了儿子的情报,仍心存疑惑,他再次求助来福要求进宫,希望能通过女儿秋影见到乾隆。可让他没想到的是,皇上早已知晓郑家庄私下购买军火一事,而自己更是被告知不要走错了道路步李家后尘。宝芹从理亲王府回来,次日一早,便急急去见颦颦。哪知林颦颦心事重重,一个人去园中散步排遣烦闷,得亏遇见芜君和随后赶来的宝芹,误会才得以消除。为了让赵頫更加明白皇权斗争的残酷,乾隆安排十六叔庄亲王向他道出玄机。 第16集 庄亲王告诉赵頫,当年乾隆继位之前,七日密谈得以结束的条件都维系在了小皇子永琏身上,双方形成秘密协议:若是永琏果真夭折,乾隆皇帝就要将皇位禅让给弘皙,而过度时间为一年。当今圣上让庄亲王向赵頫讲述三年前的即位之争,其实就是要让赵頫明白不要在关键时候站错了位置。赵頫自感危机重重,回家当晚便命宝芹等人亲自烧毁了所有与理王府沾边儿的信件,希望以此断绝与理亲王的一切往来。同时决定变卖家产,凑钱补足李家罪产。祸不单行,次日清晨,双儿发现宝芹的通灵宝玉不见了,頫公府上下顿时乱了套。王夫人听说昨晚宝芹曾到颦颦那,定要派人搜萧玉馆。颦颦自是不情愿,与王夫人起了冲突。王夫人早就看不上弱不禁风还没家底的颦颦,老祖宗在的时候碍着情面不能说,如今老祖宗走了自然没人再管。宝芹虽站出来护着颦颦,却也没能阻止一番搜查,颦颦与王夫人之间的矛盾一触即发,宝芹与颦颦的婚事危在旦夕。 第17集 绮玉作为海棠社的社长宣布今日海棠诗社聚会的主题是旧诗新品。众姐妹品诗作乐,宝芹痴人痴语,双儿暗地派人去叫王夫人。就在众人满心欢喜之际,王夫人出现,她一口认定海棠花开全是因为宝芹丢了玉后妖孽作祟,还要惩罚提议开诗社的颦颦。受了委屈的颦儿自是不悦,再次与王夫人起了争执。盛怒之下,王夫人强迫宝芹搬出怡红院住到頫公府的东跨院。而被强行带走的宝芹却更加疯痴。